一路向东(二)
2019年11月29日
出自:科技公司退休职工--杨红玲



2019年10月4日,南充—大竹,骑行137公里。

昨天太累了,今天出门也快九点了,问了老家南充的骑友小吴,告诉我南充的米粉一定要吃,骑出门路边一家米粉店人还满多的,我们就一人一碗米粉,老公又叫了一笼包子,说骑车辛苦多吃点。

吃了饭继续骑行,路过川北医学院大门,这个医学院是我高考时就有的,那会儿填志愿,我妈还希望我能上这所大学呢,只是成绩差了些,只能想想而已。今天路过拍张照留个纪念吧。

IMG_20191004_091321

今天的起伏路比昨天又大了不少,看到顺眼的路碑,我就自己找借口拍一张,顺便休息休息。

今天老天爷的脸色不好,一会儿小雨一会儿中雨,中午时分骑到了广安界,拍照打卡是少不了的,只是找不到人给我们合影,虽然我带了自拍杆,感觉拍的照片总归差了那么一点。

IMG_20191004_123020

想到成都骑友茉莉,昨晚说她住的广安,不知道今天能遇上不?

路过一个小镇,我们又去吃面,吃完面雨下大了,老板叫我们等雨停了再走,想着这几天都有雨,不知道会等多久,还是乖乖的穿上冲锋衣裤,冲进了雨里。

骑出去一两公里雨停了,冲锋衣太闷,还是脱了舒服些。再往前骑,路边有个小湖,虽然比不了高原的海子但有山有水总是好的,拍一张留了纪念。

没骑多久我们就离开了广安界,进入了达州市的渠县,看来我们只是在广安擦了个边。

骑进渠县县城,老公去买红牛顺便问一下路况,听说到大竹县要翻山。我们也没太在意,想着山应该不大。

一出渠县县城不久,路就开始往上爬升,路过一个火车道与公路的交叉口,老公要看火车,我就休息吃水果。

看火车头倒了两次,老天爷又变脸了,小雨淅淅沥沥,我们又穿上冲锋衣冒雨前进。

雨时下时停,慢慢的爬到一个小村庄,抬头一看村庄后面的大山云雾缭绕很美,我边拍边喊老公看。

大山里长大的老公抬头看了一眼,继续骑他的车,看来比起高原的山是少了不少色彩,其实我也只是在找稍微好一些的风景,让骑行不那么枯燥。

路边地里几个老人在劳作,还是比较原始的用牛拉犁,在我看来又是一幅美丽的画卷。

IMG_20191004_162746

山越爬越高,雨也一直没停,路边的风景有了中国画的韵味。

前面坡上有个推车的骑友,大包小包的。我想着会不会是昨晚住广安的骑友,就叫了几声“茉莉”,看她好象转了下头,应该是听到了,没答应我,看来是我认错了。

等我骑到她旁边时,问她去哪里,她一转头说:“你们骑得好快啊!”

原来真是骑友茉莉,我们打了招呼又给老公介绍,就安慰她慢慢骑,总归比推车轻松些。

等她骑上了车,我们陪她骑着,爬坡没法等人,没一会儿我们就骑到前面去了,我和老公说,骑到坡顶等她。

骑了一段进了一个小镇 ,感觉到坡顶了,我们就停在路边等茉莉,顺便给她拍几张照。

她骑上来后,老公拎了拎她的车,说好重哦,喊她休息休息,又去给她买瓶功能饮料,让她喝了好恢复体能。

茉莉说她可能骑不到大竹县城,我们查了一下只有二十几公里了,感觉后面应该是下坡加起伏,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,就和茉莉说好我们骑得快,到大竹订住宿等她吃饭。说好今晚住大竹我们就继续骑行。

哪知道过了小镇又开始上坡了,原以为也就一两公里上坡,哪想到一个转弯继续上坡,山是越来越高了,雨也越来越密,没一会儿我的眼镜就蒙了水雾,视线也模糊不少。

骑了好久都不见垭口,我忙着给茉莉打电话,告诉她我骑到现在都没看到垭口在哪,让她要不骑回刚才那个镇子住下,她想了想说能搭车就搭车,不能搭车就慢慢骑,今天还是跟我们到大竹。

5点半我们离开了渠县进入了大竹境内,雾越发浓密,我的视线不足十米。骑过界门几百米终于开始下山了,天也暗了下来,雾更浓,就是开了车灯,我也只能看清几米远的前方。而下山的路面很多纵横交错的破损,让我下坡都没多快。有一段竖裂缝差点卡住轮胎,把我吓得左右晃了几下才骑出去。往下滑了两三公里雾淡了些,我们才放快了速度。

IMG_20191004_182209

这时接到茉莉的电话,她已经搭车到了大竹,在车站的路边等我们,知道她到了大竹我们也放心了。

等天都黑尽了,我们才骑下了山,下完山没多远遇上在路边等我们的茉莉,我们一路按明天骑行的路边骑边找住宿,在城边找到一家干净的商务宾馆,放好东西再出门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。吃饭时茉莉跟我们说,她骑得慢,如果来不及11号到宜昌,她就搭车过去,所以我们不用等她,她也跟不上我们的速度。

吃了饭回宾馆洗澡洗衣服,找服务员要了电吹风,把今天淋湿没洗的物品都一点点吹干,明天计划骑到梁平后再往前骑个二十公里左右,找个小镇住下。

 

本信息被访问217次。

联系电话:(+86)-0838-2313833  传真号码:(+86)-0838-2304222  邮箱:scmeifxxzx@163.com